379台面上的一些小事(1/2)

加入书签

  他们拿出契约,?让人们立誓不作奸犯科,然后在三种支付方式中选择:是钱币,?商品,?还是按月结算“工分”?钱币和实物商品每日给付,不限制他们在墙内或者墙外使用,?入住“宿舍”的机会也并无区别,?但倘若是按月结算报酬,?就能马上拥有现在的这个住所——不是出租,?也不是时限短暂的奖励,?只要他们还清“贷款”,?这就将是一份真正一真正属于他们的财产。在他们偿付“贷款”的期间,?异乡人同样保证他们在这里的所有权利。

  异乡人同国王的契约约定的土地租期是五十年。一个身体健康的成年人只需平常劳作两至三年,?就能够清付一套房子的价值,并且基本生活不受影响。因为愿意接受工分制的劳力得到的报酬不仅更多,负责结算的异乡人还会在扣除每个月定额的贷款数目后,?将剩余酬劳会换作一种专门票证,?供他们在食堂和商铺等地任意消费。这些票证的价值同粮食绑定,无论商铺里的商品价格如何变化,这些无法伪造的纸票何时何地都能换足三个成年人的一月口粮。

  现在也许只有金银能比异乡人的信用更坚硬了,?但匮乏的市场已经贬低了金银的价值,?何况对于多数人来说,他们追求金钱的目的不过是生存下去,虽然贵族和教会严厉斥责异乡人放高利贷的恶行——要人出卖劳力,还要人负债,?一个子儿都不花,就把人囚为奴隶!一旦签下这份债务的契约,人还有什么自由可言!可即使把话说得分明,不仅贵族和教会在说,异乡人也一再同他们申明这份合同的后果,依旧有许多人欢喜地奔向这个陷阱。因为自由和尊严是空的语言,饥饿和寒冷却是真真切切的感受,背上一份毫无感觉的债务,却能换来眼前和今后的舒适生活,这买卖有什么不划算的呢——他们本就近乎一无所有!

  至少一半的人在约书上按下了手印,在这一半的人当中,又有三分之一多是女人。考虑到异乡人工地中女人的数量,这个比例就高得有点异乎寻常了,虽然住地是分开的,由于异乡人的安排,其他人多多少少都有共这些女工一块干活的时候,不怎么能睁着眼睛说她们干得如何差,毕竟很多竞赛的结果在那儿,可是——“女人怎么能自己住一个屋子!”异乡人又怎么能给女人自己按手印的权力!许多人因此吵嚷起来。

  吵嚷的声音很大,但异乡人没有一点儿动摇。

  于是有些人就想不仅仅是吵嚷了。在为异乡人工作的几个月里,码头之战带来的恐怖已经消却,“异乡人”本身的神秘也正在消却,这些教导人们如何劳动,并且自己也参与劳动的人同样会受伤,会疲倦,会吃喝拉撒,如他们自己所说是一个“普通的人”。他们没有拿着鞭子和木棒,是用“规矩”而不是暴力来惩治人,既不凶神恶煞也不喜怒无常,反倒通情达理,对弱者相当关照。但这种作为并没有得到一些人的感激。

  谣言随风而起,并以一种异乎寻常的速度传到了墙外。

  其实这些谣言对异乡人的伤害微乎其微,从踏上奥比斯的第一天起,有关于他们的荒唐传言就没有停止过,异乡人是在这样多的荒唐传言下作了这许多的事。码头之战让很多人闭上了他们的嘴,但随着异乡人集中力量建设新城区,一些人又蠢蠢欲动起来。何况贵族被异乡人逼迫到今日这般地步,也很需要一个途径发泄他们的屈辱。异乡人是不可能走上法庭去要求澄清谣言的,他们的编排也似乎确实产生了一些作用,下城区的居民闭目塞听,但上城区的居民对异乡人是十分仇视的,从“饿死也绝不乞怜”到“拿走异乡人的粮食就是对他们的进攻”,他们经受住了考验,用更灵活的方式来守卫心中的底限。

  然而这一次异乡人没有继续无视下去。他们作出了反应。

  数以百计的劳工被驱逐到墙外,除了一袋口粮和一些金钱,他们什么都没能带走。异乡人声称绝不接受吃饱了还要砸坏锅子的行为,不仅拒绝给这些屡教不改之人再次工作的机会,还要停止招收新的劳工一个月。

  还有,从这个月起,他们开始对外出售经营权。

  奥比斯的贵族破口大骂,拔长了脖子的商人则对此欢呼起来——他们的等待得到了回报,异乡人的宝库再度向他们打开,所有的商品都闪耀着金光,那么躲的有用的、新奇的、并且价格更低的商品展现在他们面前,他们正要饿鬼扑食一拥而上,异乡人开出了他们的价码。

  这是异乡人第一次同商人们提出明确的要求。

  首先,小的行商不能再直接同他们交易了,除非他们自行结成一个紧密的组织;一些财力尚可,有自己的护卫团队的商人可以得到优先的机会,不过要以现在这个价格拿到货物,他们还要接受以下诸多限制:接受异乡人以实物入股他们的商队,在商队中加入他们的监督人,监督他们在商品销售地的交易活动,确保一部分契约商品的落地价格不超过异乡人的建议价格,同时契约商品上将出现明显的异乡人标记等等……他们可以不接受这些条件,不过异乡人有非常具体的如何建设一个大商团的经验,他们能够手把手指导和用物资支援那些小行商成立这样的商团,如果王都的商人想联合起来拒绝异乡人的控制,他们还可以从墙内劳工中挑选出足够的人来组成这支新商队。毫无疑问,那些受过相当语言和数学训练的人对异乡人更忠诚,更能达到他们的目的。

  商人们犹豫起来。他们只做了接受金钱和一些契约要求的准备,然而奥比斯贵族的鲁莽之举已经让他们失去了异乡人的信任,使他们不得不面对这样苛刻的条件,而一旦他们之中的任何人接受了这些锁链,就等于他们公开站到了异乡人这一边!

  那么他们可以继续等待下去,直到异乡人重新开出合理的条件吗?

  他们可以再看看港口,白船从秋季到春季都在定期向港口倾泻货物,粮食和菜肉只占了这些巨量商品的部分(天知道他们怎能生产出这么多东西!),余下部分在异乡人城墙般高耸的库房中堆积得快要溢出来了,然而他们是不太在乎这些商品能否卖出去的。墙内的新城区里有数以千计,加上儿童和老人说不定已经过万的人,他们每天的生产和生活都在消耗这些库存,虽然主体的劳力被驱使着进行沉重的劳动,但这些人的富有恐怕有一半的王都居民都比不上,异乡人让女人都能拥有自己的财产,这些人手上没有太多或者几乎没有金钱,但他们吃饱喝足后的用不完的力气,异乡人将他们的劳力变成了通用货币,让他们产生了足够强烈的消费的愿望和消费的能力。

  异乡人宽容地给了这些商人半个月的时间考虑,同时,他们开始组建自己的商队。

  他们做这件事没有什么困难,所有人都知道。

365棋牌如何解绑  根据和平契约,异乡人持金牌能在奥比斯王国的任何一地合法通行,他们有足够多的坐骑,足够多的“自己人”,以及毋庸置疑的足够强大的力量。在过去的大半年里,他们改造的不止是一块荒野,建设起来的也不仅仅是一个新城区,他们同时用劳动改造着人们的精神。他们做得光明正大,并且承受者全部自愿。在异乡人驱逐扰乱秩序的人之前,无论墙外的人对那些“身体和灵魂一同出卖”的劳力如何嘴上非议,事实就是每天都有人去异乡人招募劳工的地方出售自己。这些成功卖出了自己的人进入墙内后,只要能够接受异乡人的指教,他们的日子就绝不是难熬的。因为异乡人不限制人们回到墙外生活,每月还有两日完全无事的假期,因此外面的人都知道异乡人干活是如何地有头脑:比如他们在栈道中央镶了光滑的轨道,金属轮子的凹槽嵌在轨道中,女人也能拉动满载的泥车;每一处需要大动土木的工地,都有无数高杆、吊车和轮索组成的天空之网,人们只需要扯动绳索,就能将湿重的泥土和大小的石块不费力地转移出去;至于异乡人如何在这样短暂的时间里造出这样多的房屋?代数和几何在这里发挥的作用如同梦幻,异乡人在他们的故乡早有经验,他们将一间真实的房子分割成许多部分,计量每一部分所用材料的数字,然后根据这些数字,精确地将木材和砖石加工成完全相同的样子,把它们依一个规定好的步骤次序搭建,用榫卯和水调的石胶,他们以施法般的速度建起了新城区。

  这一切都明明白白地展示在所有人面前。异乡人毫不藏私,他们是愿意向其他人传授这些技艺的,虽然现在还没有人能学到这一步,但在为异乡人劳动的这几个月里,许多人主动或被动地摆脱了过去那种纯然的无知,对自己的生存有了新的认识。规律的生活、充足的食物和基础的医疗条件培养出来健康的体魄,使得他们能在繁重的劳动中和劳动后还有精力接受一半诱导一半强制的教育,只是学会一些最基本的运算和有限的文字,便令人们眼中的世界大有不同。

  那些被驱逐的劳力同样受益于此。

  在人们为了异乡人经营权的事议论不休时,这批人回到真正的下城区,自然而然地进入了惨淡的人力市场。凭借良好的体魄和得自异乡人的智慧,他们将许多雇工从他们勉强维生的职业中挤了出去,没有人对此感到高兴——谋划了谣言的人仍然不能混乱异乡人的新城区,还要被一些收买的棋子反过来要挟,令他们不得不动用一些不见光的手段来消除后患。不过

章节目录